焚剑山河第四百章归宗之剑的可怕离开

2020-06-03 | 民生救助  浏览:0次

焚剑山河 第四百章 归宗之剑的可怕

积累了这么长时间,忽然让潇剑秋做到空无一物,这的确有些为难,举步维艰。

看着潇剑秋一脸的难色,影子冷声一句:“现在不是婆婆妈妈的时候,天劫的感知越加的强烈起来,已然快要降临。如果在这之前,你依旧没有创造剑法阵法的话,就凶多吉少。”

当下影子绝对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,毕竟谁都不会拿生命来说笑,而潇剑秋听完之后,站在原地,先是愣了一下,接着死死的攥紧拳头,不管如何,剑修才是最为基本的手段。

心中坚定的念头再次袭来,而后潇剑秋学着影子一般,将手中的灵剑挥动起来,无数璀璨的精芒不断爆射而出,可是跟影子不同,潇剑秋的剑法施展当中,剑气却是少的可怜。

跟荒芜之气不同,很大程度上,因为剑法的凌厉,剑气会变得极为的涣散,要想让其变得雄厚的话,必须经过长时间的磨练,甚至在对敌过程当中,也需要心无旁骛的施展。

只是当下猛然让潇剑秋走这条路,的确有些艰难,一时找不到突破口,也是很平常。

“留个我们的时间不多,记住,还有雪儿在等着。如果哪一天饶是你突破了圣境,可是雪儿的神魂坚持不了那么久,无法复活的话,我看你可会后悔一辈子。”影子冷冷说道。

一听到雪儿的名字,潇剑秋的心不由揪在一起,当初为了对付潇寒,心爱的女人毅然决然选择献祭,在潇剑秋的心中永远留下了悔恨,也成为了刺激潇剑秋因爱成圣的决心。

双拳不由死死的攥紧,潇剑秋暗暗说道:“当初潇寒逼你身死,三天之后重回烈阳城。我要让萧家知道,当初他们做的选择,是多么的愚蠢。而且,他们必须为此付出惨重代价!”

重重的一句话,话音落下之后,潇剑秋手中的光剑,再次淋漓尽致的施展起来,气势如虹。

感受到潇剑秋浑身气势徒然爆发,影子也是无奈叹息一声,他跟潇剑秋心有灵犀,自然能体会到潇剑秋心中的那种难熬的感觉,也知道潇剑秋这些年,究竟受了多么委屈。

“苦其心志饿其体肤,这便是入圣的必经之路,坚持下去,必然可以超越一切。”

暗暗的说了一句,而后影子默默的站在一旁,看着潇剑秋如同疯子一般,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灵剑,发出上万道剑光来,可是剑气依旧涣散,并没有丝毫聚拢的迹象。

一遍又一遍的剑法挥洒,每一次耐心的摸主要是由于租金和居民生活用能源价格上升。索,潇剑秋额头之上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,这般极为酣畅淋漓的消耗,甚至让潇剑秋的意识都感觉到一阵虚浮,浑身都在索索着。

可是潇剑秋根本没有丝毫放弃的念头,就好比他当初修炼剑法一般,一点点的来,感受剑气也同样如此,刚开始无比的艰难,不过越是到之后,一旦感受到就变得轻松许多。

上海交通大学教授赵怡

“要想感受剑气,聚拢剑意凝造阵法,你必须要经过无数次的剑法冲击。在剑光当中,找寻那一缕醇厚的剑气,而后再一点点的将它们聚拢起来,除此之外没有捷径。”

如此这般就好似万里长征一般,只有一步步的走下去,才能够缩短距离,而且不论发生多么艰难的事情,都不能放弃,否则走出了万千步,到最后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。

紧紧的咬住牙关,在无数次的挥舞之下,潇剑秋周身错乱的剑影,由于潇剑秋出剑的速度越来越快,消散的越是迟缓的多,到最后竟然凝聚在一起,剑影叠加,看起来波光淋漓。

处在那光晕的中心地带,潇剑秋眼神当中掠过一丝狠意,而后再次紧紧的握住灵剑。

“感受到了剑气,竟然是这种形态的存在,我终于感受到了!”忽然潇剑秋发出一声怒吼。

在无数次剑光的挥发之下,潇剑秋终于在出了最后一剑,感受到了那一缕极为陌生,可是又让潇剑秋很是舒服的气息,那一股气息跟荒芜之气的冰冷绝望不同,带着一股厚重感。

“先前剑法进攻当中,凌厉攻势不缺。唯独缺少厚重和压迫感,原来是剑气的缺失。”

自言自语的一句话,也道出了潇剑秋这段时间以来的心声,而且潇剑秋一直是在用荒芜之气,填充剑气的缺失,虽然荒芜之气很是厚重,可是它的压抑感,却对神海有些损伤。

回头看了一眼影子,潇剑秋沉声说道:“与你接触让我认清自己,不知何时才能想见?”

重重的看了一眼潇剑秋,而后影子上前拍拍他的肩膀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其实我一直都存在于你的身体之内,一旦你突破到了归元境,神识可以分化,我自然能够凝聚肉身。”

此话刚刚落下,登时这片意识空间开始破碎起来,一旁的影子身躯也在慢慢的消散着,看着影子一点点流逝,潇剑秋的嘴角微微上扬,因为影子,他更加明白,剑修的真正意义。

跟众多的修炼者不同,选择剑修这条路,自然要承受更多,常人根本难以忍受的磨难,但是这些磨难是宝贵的,一旦走上康庄大道,潇剑秋的实力和境界,到时候自然水涨船高。

随着这一片意识空间的崩散,潇剑秋眼前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起来,不断闪过的光影,在潇剑秋的眼前不断交织在一块,好似构建了一张天罗地,让潇剑秋有些眼花缭乱。

紧接着一阵神海的刺痛袭来,让得潇剑秋不由捂着自己的脑袋,那种刺痛仿佛来自灵魂深处,就好似在一点点的抽丝剥茧一般,把疼痛不断的放大,带给人一种深深的绝望。

不由之间潇剑秋想要动用荒芜之气,可是一想到影子的话,所有的外力都会引得天劫更加狂暴,因此潇剑秋强行打压下这个念头,全身剑意再次沸腾而起,剑气更是围绕在其身旁。

在先前的时候,潇剑秋并不能完美的应运剑气,可是经过影子的一番锻造,潇剑秋对剑气的把控,也是到了一种娴

就在其话音落下之后,周围的景象开始发生剧烈的变动,不一会重重的光影开始编织在一块,骤然之间一股十分雄厚的力量扑面而来,潇剑秋身形一退,剑气迸发而出。

将那雄厚的力量直接阻绝在外,而后潇剑秋悬浮在半空,微微感受着周围的变化,而让潇剑秋郁闷的是,竟然有着灵气的存在,这里更像是一个现实的空间,而不是渡过天劫的地方。

“真是没想到,剑修的天劫如此奇特,意识空间也是无比真实。可是跟现实世界一般,一旦意识形态崩溃的话,到时候自然永远死去,灰飞烟灭。”不由之间,潇剑秋惊叹这里一切。

虽说这里是意识空间,但是这里的一切严格意义上来说,根本不是虚幻的存在,任何一草一木或许都是有生命的存在,若是潇剑秋无法破开这里的话,定然会再次彻底毁灭掉!

呆滞的站在原地,周围的一切都明亮起来,高山和长河,花早树木不断浮现在潇剑秋的面前,而此时潇剑秋身处的,便是一片密林,严格意义上来说,是潇剑秋当初经历的那个密林。

这个地方潇剑秋一辈子都不会忘记,正是雪儿献祭的地方,当初潇寒在此,逼得自己如此狼狈,往事历历在目,犹如一根钢刺,不断扎在潇剑秋的心上,那种疼痛,无法言明。

站在原地,潇剑秋的双拳死死的攥紧,一字一顿道:“这里是一切的起点,也是一切的终点。总有一天,我会来到这里,突破圣境,将小雪复活过来,我发誓一定能做到!”

另一个自己,面对潇剑秋的剑法进攻,却没有流露出任何惧怕的神情,只见其跟潇剑秋一模一样,同样灵气猛然的聚集而其,在他的手心当中,也是出现了一把相同的光剑。

跟潇剑秋的进攻手段如出一辙,光剑猛然一下挥舞,狂暴的剑影飓风袭来,跟潇剑秋同样的进攻,也是轰然撞击在了一块,可是看似相同的两道进攻,此刻却有了强弱之分。

只见得潇剑秋的那一道剑影飓风,轰然之间便是破碎开来,让得潇剑秋目瞪口呆站在原地。

“还真是不值一提的进攻,接下来就让你尝试一番,什么叫做真正的剑法奥秘!”

如此自傲的话音落下之后,跟潇剑秋行事风格一模一样,只见得另一个自己手中的光剑,爆射而出万千道流离的光影来,凶残的剑意将这片空间,彻底的填充,攻势无比的毒辣。

微微一感受到,潇剑秋顿时大吃一惊,另一个自己施展的竟然是鬼剑式,而他施展而出的剑法,更加的错乱,进攻却是无比的凝练,给潇剑秋一种极为精妙的错感,相当诡异。

凶暴的话音一落下,只见得潇剑秋周身弥漫起一层虚幻的精芒来,处在那精芒的中心位置,潇剑秋手中光剑微微的震荡开来,剑意如同毒蛇一般,极为刁钻的爆射而出,气势相当恐怖。

鬼剑式的剑法极为的涣散,进攻凝练为一点,而剑舞九天跟其截然不同,凝练成一把恐怖的巨剑,但是在进攻的一瞬间,却给人一种铺天盖地,从四面八方钻入毛孔的恐怖感觉。

当然剑舞九天比之鬼剑式更加的具有进攻力,也对灵气更加的消耗,潇剑秋凭借着这种攻势,剑法上的死死的压制,定然能够将其的鬼剑式,给完全的湮灭掉,这便是资本!

“既然你觉得,一个鬼剑式就能制服我的话,那就来试试究竟能不能办到吧!”

低沉的一声吼声落下之后,只见得潇剑秋的身形无比的诡异,划过了几道金色的流光,而后他手中的光剑直接被丢在了半空之上,而潇剑秋双手合之,仿佛在迎接着光剑的降落。

痛经食疗吃什么好
骨折吃什么营养品好
玉林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
友情链接: 宜都民生在线